走 近 庄 周
来源:原创 发布时间:2011-12-24 作者:范晔珊
范晔珊
       在中国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中,总有一两棵孤独的树;孤独地在深夜看守心灵月亮的树。
       庄子就是其中的一棵。当战国的群雄在烽烟中用鲜血书写历史时,他在风中茕茕孑立,孤独而永恒的守望着自己精神的麦田。
       一轮孤月之下一株孤独的树,这是一种不可企及的妩媚。当精神的黑夜被文明的星火照亮,我们才可以如此深刻的走近庄周。
       这是怎样一个人?他天生就是一个矛盾体,“槁项黄馘”的身体包裹不住飘逸优美的才情,贫困交加的生活不能湮没超脱世俗的快乐。道学家们批判他的消极无为,却又不得不用惊羡的目光欣赏他的作品,赞美他的精神。这又是怎样的一种精神?如泰山的青松,正气昂然;如深山的清泉,纯洁从容。庄子曾以鸟自比,那是怎样的一种鸟?非梧桐树不栖息,非饱满的桑实不食,非清洁的甘泉不饮;如果上面的条件无法达到,鸟仍不会屈从命运的安排,它会不停地飞,去寻找,直到自己死去。这种鸟我没见过,这样的人我知道,他就是庄子。
       中国哲学既“入世”也“出世”,中国的圣人同样既“入世”也“出世”。庄子作为著名的思想家,他的生活状态与意识形态同样处于“出世”与“入世”之间。西方的思想家讲究超脱,他们很难用正常平淡的行为来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,西方有谚语:“天才与疯子只差一步。”西方思想家的孤独在于与世人难于接触、沟通,是行为上的孤独。中国古代的君子爱玉,玉本是石头,可就因为它有内蕴,才显得湿润柔和,才显得与众不同。这就是中国先哲们的魅力,用最平淡的目光传播最深厚的思想,这大概也是庄子的魅力吧!他是如此平常的一个人,为衣食操劳,为了钓一条鱼果腹而在濮水边守候半天,为了明天不断粮而穿着草鞋四处借贷。他是尘世中芸芸众生的一员,但他却是孤独的,因为他的思想、他的心灵早已处“出世”的境界,超越尘世的品质和精神使他在思想中显得那么高大。站在精神的高度,洞穿尘世中的一切不平等,他很痛苦。他想改变,可诸侯们为了自己的私利置人民于水火,宫廷政治的斗争血腥残酷,这是一个文人不能改变的,他只有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叹息,无奈而深重地叹息,用自己的叹息化作思想的翅膀,如鲲鹏般展翅高飞,飞向无为的天际。
       当西方思想家们还在“出世”与“入世”中争辩时,庄子是如此轻松地来往其间,他从不否认自己的平凡,也不刻意地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,他就是这样真实而痛苦地生活着,因为他是先知,所以他先看清了人世的丑陋,先尝尽人世的痛苦。他是尘世中的平凡人,需要活着,可面对楚王使者的诱惑,他不平凡的心灵没有给他一丝犹豫,他不仅需要活着,更需要生活。
       我喜欢庄子,虽然他在很多时候都显得碌碌,他没有孔子那般显赫的名声,没有孟子劝君行政的志向,更没有法家人物改革图新的气魄,但他却是一个活的最纯粹的人。
他厌恶世俗的陈规陋习,按自己的意志行事;他渴求幸福的春天,于是他梦见自己幻化成蝶。他没有太多的财产,没有更多的权势,只有一部《庄子》,唯美的词藻让你不计较作者的荒缪偏激,人生有此经历,死而无憾。
       当庄子这棵树在岁月的脚步中倒下,我们并没有哭泣,因为精神的家园并没有荒芜,庄周的精气还在延续。
       当我们翻开三国两晋的史册,许许多多的风流之气让你仰止,我们从阮籍的豪放不羁、嵇康的天籁之音中,又想起庄子。这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,它写着反抗。这是中国文人的一个分支,代表着自由的追求,虽然他们从不是中国历史的主流,但历史永远不会遗忘他们疯狂的高风亮节。
 
同类新闻
用户评论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
对不起,暂时没有内容!
教学素材
美文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