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逝
来源:原创 发布时间:2011-12-28 作者:毛静
 四川省德阳中学初2009级13班  毛静 
        曾经无数次的梦见过紫禁城,金黄的琉璃和朱红的城墙将蔚蓝的天空围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图形,在朝阳的照射下散发着夺目的辉煌;在夕阳的映衬下,显出神秘的气质。
       我就这样想象着她的辉煌与神秘,想象着那曾经的最高的权力中心。
       直到真正见到她的那一瞬间,我匆匆走过这些曾经繁华的亭台楼阁,不由生出许多感慨,曾经的这里,       可是令一般人无法正视的天家富贵,但是,现在呢?缺少了帝王的坐镇,缺少了主人,使得她处处透着一股哀怨与深沉,凄凉与败落。微风拂过,亭台楼阁带起一片唏嘘,吹过层层绿叶,生出阵阵沙沙声。
我想,大概是因为这里所有人都跟她的地位不相等吧,包括我,亦只是一个过客。在抬头仰望中,再美,都是空洞。
       就像那句话所说,我达达的马蹄是一个美丽的错误,我不是归人,我只是过客。
以前,我喜欢叫她紫禁城,总觉得这个名字可以给我无限的遐想,可当我以一个友人的身份瞻仰时,我开始叫她故宫博物馆。
       记得《康熙传》中写过,康熙曾经参观过明朝江宁德皇宫,见到满目的残败,万般感慨。在那时,我不知道这位千古一帝,是不是猜得出,那个他倾尽一生心血的大清帝国,最后也会有这如出一辙的凄凉?
毕竟,王朝的更迭,如同东去的流水,转瞬便淹没在暗黄古旧史书之中。
       我苦笑,随着人流来到了前三殿,却无法融入太和殿那种庄严的气氛中,看不到乾清宫昔日的辉煌。紫禁城,就像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,关闭了自己的心,抛弃了所有伸出的手,一个人,孤独的在那里等待着,直至天荒地老。
       一时心中百感交集,默默地离开了人群,开始漫无目的的游荡着,想将思绪理顺,不曾想,却在无意中走到了,承乾宫。
       或许是因为这里没有对游人开放吧。我只能站在门口,想象着满园的梨花,纷纷扬扬的落下,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;想象着与此相伴的董鄂妃,在梨花中绽尽笑颜。
       两句诗悄悄地浮现在脑海中,“泪湿海棠花枝处,东君空把奴分付”。
       我就那样直直的盯住承乾宫三个字,泪水已弥漫了双眼,丝毫也不在意周围游人的侧目,只是自顾自的沉浸,缅怀,思恋。
       最后走到的地方是珍妃井,井中依旧是波光粼粼,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的金黄,是因为珍妃这位美丽女子的花魂与她长久相伴,她才如此美丽么?
       扶着井沿,看着透明的水波,在那样透明的水中,我竟有些晕眩的感觉,在那样黑暗的紫禁城中,竟还有如此透明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 大概也只有此水此井,才是历经千年依然不变的等待吧。
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我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,似乎是找到了历史与现实的平衡点,既然逝去的不会再回来了,那逝去的几千年前的时光,也不会因为谁的执著而回来…… 
同类新闻
用户评论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
对不起,暂时没有内容!
教学素材
美文欣赏